當前位置:首頁?>?公益訴訟 > 正文 >

青島首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宣判

2019-10-20 22:59來源: 中國環境報編輯:雪兒

  9月27日,青島市第一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在山東省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法院當庭判決支持原告訴訟請求,由被告承擔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專家咨詢評估費用等。這也是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的若干規定》(試行)出臺后,山東省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第一案。

  為牟取個人私利,先后8次傾倒含油廢水160噸

  2018年7月4日,青島市生態環境局李滄分局(以下簡稱“李滄分局”)接市民舉報,李滄區某海水淡化有限公司北墻外排水溝發現石油類物質。執法人員立即進行現場勘查,發現溝渠內有油水混合物。根據取樣檢測結果,水體中石油類濃度為108mg/L,超過《地表水環境質量標準》(GB3838-2002)表1中Ⅴ類排放標準限值(1.0mg/L)。

  經溯源調查,證實上述環境違法行為的實施人為城陽區夏莊某村村民劉某。自2018年5月至7月,劉某通過該排水溝傾倒含油廢水,含油廢水屬于《國家危險廢物名錄》中規定的HW09類危險廢物。劉某為牟取個人私利,先后8次傾倒含油廢水160噸,導致水體中石油類濃度超標108倍,是該處水體正常狀態下石油類濃度的193倍。含油廢水未經任何污染防治設施處理,全部流入婁山河,對當地生態環境造成嚴重破壞。

  2018年9月26日,李滄分局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中華人民共和國水污染防治法》有關規定,對劉某處以罰款人民幣40萬元整。

  磋商未達成一致,政府向法院提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

  2018年9月25日,《青島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實施方案》印發,青島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工作領導小組成立。領導小組由分管市長任組長,市政府有關副秘書長、市生態環境局局長任副組長,市中級人民法院、市人民檢察院及市相關部門負責人任成員。

  “自方案印發以來,青島市已開展了3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案件,前兩起經磋商程序就賠償事宜與賠償義務人達成一致,并已順利完成了環境修復。”青島市生態環境局法規和執法監督處副處長朱曉晨介紹,李滄區的案件因前期與賠償義務人磋商過程中未達成一致意見,由李滄區人民政府提起了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這也是青島市第一起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訴訟案件,具有典型示范意義。

  按照山東省、青島市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改革實施方案有關要求,2018年11月21日,青島市人民政府統一指定各區(市)政府負責生態環境損害賠償有關事宜。李滄分局委托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聘任的環境資源審判咨詢專家,針對劉某向水體排放油類造成的生態環境損害程度及修復費用進行評估。

  2019年4月17日,李滄區人民政府委托李滄分局與劉某就賠償事宜進行磋商。因雙方未能達成一致,9月1日,李滄區人民政府向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訴訟,請求依法判令劉某承擔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費用、專家咨詢評估費用以及本案訴訟費。9月18日,青島市人民檢察院依法支持起訴。

  七人合議庭公開審理,判決被告賠償生態環境修復費用

  9月27日,青島市中級法院組成七人合議庭,公開審理本案。青島市檢察院、生態環境局,李滄區政府、李滄分局、自然資源部第一海洋研究所相關人員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新聞媒體記者50多人旁聽了庭審。

  法院經審理認為,被告劉某為牟取個人私利,將收集到的含油廢水傾倒至青島某海水淡化公司北墻外排水溝內,最終流入婁山河,含油廢水傾倒次數多、排放量大、石油類濃度超標108倍,其危害生態環境的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依法應當承擔相應責任。關于被告劉某主張應追究其他參與人責任的辯解意見,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三條,“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故劉某不得以尚有其他連帶責任人為由拒絕原告賠償請求,在其賠償后可向對本案生態環境損害負有連帶責任的其他責任人另行追償。

  據此,法院判決被告劉某賠償生態環境修復費用,交納專家咨詢評估費,案件受理費由被告劉某承擔。王諾 夏睿宏 殷鵬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